一支悠扬的歌

感谢我可爱的同学们,是你们的陪伴与支持让我享受这美好的三年;感谢我敬爱的老师们,是您们的热情与关怀让我成长,让我飞翔;感谢时光,它给了我这辈子最好的一段旅程;感谢上苍,让我遇见最棒的你们。

纵我为恶这般多,可曾伤你一丝?

离开云梦之前,金光瑶最疼的一天,是母亲去世的那天。在漆黑的夜里,他一个人,在街上奔走,到每处医馆药铺拍门求救,跌倒了也不停下,摔疼了也不流泪,连衣衫也来不及拍去尘土。但母亲还是攥着那颗珍珠,溘然长逝。

第一次,他失去了心目中会永远疼爱自己的人。


成为仙督之前,金光瑶最疼的一天,是第一次去到金麟台的那天。在灯火通明中,他从那望不到顶的金阶下,向上走去,坚定地向上走去。在指指点点中,他从那望不到底的金阶上,向下滚去,狼狈地向下滚去。身上都是红肿和淤青,额角还流了血,他却一言不发地走了,觉得今天比上次为母亲求医那天疼多了。

第二次,他失去了心目中会永远保护自己的人。


被封入棺之前,金光瑶最疼的一天,是在观音庙中的那天。在电闪雷鸣下,一柄朔月插在胸前,看着那人又疑又痛的目光,他觉得无比讽刺。他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,硬是挣开禁言,对那人吼出那段话,然后冲向了那个惨烈的结局。在推开那人的瞬间,他看到他惊愕绝望的表情,心想今天比从金麟台跌下那天疼多了。

第三次,他失去了心目中会永远信赖自己的人。